0583_a706

深夜的江城,除了火车站还有一两盏灯亮着,其他的地方,也就零星几户人家还亮着灯。

但是,作为江城有名的伊氏宅邸,那可是灯火通明,里面的人,也都在大门外徘徊。

就连每天八点钟准时睡觉的,伊瑶也在大门外踢着她的毽子。

“怎么还没回来,珍珍你有没有问好时间,别不是今天?”吴娴急得团团转,恨不得现在就去火车站接自己的孙子。

“都怪你,我说了亲自去接,这下好了,都快十二点了,燃燃还没到家。”没等儿媳妇儿说话,吴娴嗔怪地看了看老头子。

“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,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,不好好休息又往火车站跑,要是出个什么好歹,你不是诚心让儿子媳妇儿所以担心。”伊德可没有任由老太婆骂他,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老婆子身体怎么样,他又不是不知道,这么长时间的火车,就连他都受不了,就不信她坚持住,还往火车站跑,也不知道还有命没命。

“妈,要不您们去睡,我和他爸爸在这里等就成了。”看到两个老人在为了儿子的事情争吵,苏珍珍就觉得头疼。

两个老人都是性格好强的那一种,随便一句话都能充满火药味,要不是习惯了,真的会以为他们会打起来。

“不睡,要睡你们自己去睡,我要等我家燃燃回来。”吴娴直接擦脸扭到一边去,看着从火车站回来的方向。

“爸,您要不要去睡会儿,等燃燃到了,我再叫您们起来。”苏珍珍也不知道儿子到底是不是这个点回来,这大老远过来,路上出点什么事情那也是很常见的。

就比如她坐火车,就闹了好几次笑话,又一次是下错了站,还有次就是坐过了站,害得家里人跟着担心。

呆萌可爱的双马尾长发正妹

“不用了,我陪你们一起等,你去给我们端几个凳子过来就行。”瞧着老婆子非要等孙子,他也只好奉陪到底了。

打心里,他也想要看看孙子到底变化有多大,听老大说,这小子那可是他们伊家百年一遇的人才,将他们伊家的修炼功法,那可是练的炉火纯青。

苏珍珍也没辙,进屋的时候,踢了踢在凉床上已经睡着的丈夫。

“你瞧瞧你,儿子这个点还没回来,也不知道担心,还睡得这么香。”

“他都二十多岁了,丢不了。”相对于老婆的担心,伊国胜可是没有丝毫的烦忧。

他的儿子他知道,五岁开始就自己坐车在都城和江城之间转,怎么可能丢得了。

再说,听大哥说儿子现在可有本事了,他还担心个屁。

“就你心大!”苏珍珍气得不想继续跟丈夫说话。

“伊奶奶,伊爷爷,您们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呀,瑶瑶你今天怎么也还没睡?”一身碎花白裙的骆小娟迈着小碎步走到几个人面前,有礼貌地打着招呼,顺便还抱了抱在那里踢毽子的伊瑶。

“娟姐,我爷爷奶奶在等我大哥回家。”看到这个大姐姐,伊瑶也不踢毽子了,牵着她的手,要跟她玩。

“你大哥?他要回来了?”虽然骆小娟假装淡定的样子,实则她那激动不已的表情,早就泄露了她此刻激动的心情。

自从前天无意中听到伊燃要回来的消息,她就在筹划该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,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今天一大早,她就将昨天买回来的那一堆裙子,反复试了好多遍,才下定决心穿身上这一条。

伊燃从小就喜欢穿白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,所以,她撇去了自己最喜欢的大红色,选了这条白色的裙子。就连自己的好姐妹,都说她穿这条裙子看起来超清纯。尤其是放下头发的时候,更是文静多了。

“是呀,是呀,姐姐,你怎么也没睡觉?”伊瑶坐在大门外的石头上面,撑着自己的头,问骆小娟。

“我今天睡多了,睡不着,就出来转一转。”看到两个老人一并朝着火车站的方向看,骆小娟也没有自讨没趣再次跟他们打招呼,就站在伊瑶的身边陪她玩。

“小娟你怎么也没睡觉?”苏珍珍端着板凳出来,就看到站在门口身着白色裙子的骆小娟。

“苏姨,我白天睡多了,结果醒来就睡不着了,就出来逛逛,没想到伊爷爷伊奶奶和瑶瑶都在外面。”骆小娟朝着苏珍珍甜甜一笑,熟稔地上前帮忙端过凳子,放在吴娴和伊德的后面。

“伊爷爷,伊奶奶,您们坐着等吧!”

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也坐会儿,陪苏姨聊聊天,听说你在江小教书,感觉怎么样?”苏珍珍抱过女儿,拉了拉将骆小娟的手。

“感觉还行,反正现在才开始,到下半年开学,我才正式上课了,现在就是代代课。”骆小娟毕业后就选择了教书。

教书这一行,可不是想进就进的,没点真本事,没几个熟人,都是进不去的。

“我瞅着你应该还是适应的挺好的,我听你妈说,你大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在粮食局的侄子认识,你看的怎么样了?”对于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,苏珍珍脸上露出柔和的表情。

骆小娟一怔,没想到妈妈竟然把这种事情跟苏姨说了,随即想到,妈妈和苏姨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,她或许可以在苏姨这里刷刷存在感,再让妈妈找人来说说。

以前她也跟妈妈说过,结果妈妈说伊燃人都没回来,要是耽误了她那该怎么办。说什么女孩只要过了十八岁,那就该着手婚事,要不然好的都被别人挑去了。现在伊燃回来了,这事情就不用担心了。

“我没有去看,我想先把工作稳定后再谈婚论嫁,苏姨问我有没有相中,这伊燃哥哥比我还大两岁,他都还没结婚,我更是不用着急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骆小娟将凳子往苏珍珍的身边挪了一下,显得特别亲热。

“妈妈,哥哥要和娟姐结婚了吗?那我是不是要喊她嫂子了?”躺在妈妈怀里的伊瑶,扬起自己的小脸问她。0583_a7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