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24_a705

0724_a705 *** “你……行吗?”

洛清歌试探着问道。

“信不过我?”

墨子烨淡然一笑,已经伸手帮着洛清歌擦拭身体了。

“哎哟,我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?”

洛清歌吐了吐舌头,调皮地笑。

“丫头,真当本王是废人呢?”

墨子烨淡淡轻笑。

“谁的?我可没那么想……”

洛清歌到这里,脑里忽然闪现出某人刚刚勇猛的样子,脸颊不禁就红了。

她回身扳着墨子烨的双肩,笑嘻嘻地:“你和以前没什么分别,还是那么勇猛。”

某丫头意味深长地着。

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

墨子烨抿着嘴唇,憋不住的笑。

这丫头……

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,洗了澡,这才从浴池里出来,回到了房间里。

“来人,摆膳。”

洛清歌吩咐着。

这时候,有人问道:“是姐回来了吗?”

“哦,是我。”

洛清歌唇角勾起笑意,“菊香,进来吧。”

门开了,菊香脚步虚浮,略显踉跄。

“姐……”

她终于来到了洛清歌的面前,声音哽咽地唤着。

“想我了?”

洛清歌调皮地笑。

“您让菊香担心死了!”

菊香哭笑不得地看着洛清歌,“您还笑,您都不知道,您这一走,可把我和荷叶吓坏了。”

“那是你们不相信本姐。”

洛清歌走过来摸了摸菊香的头,“好了好了,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?别哭了,乖……”

“姐,咱以后可要约法三章了。”

菊香吸了吸鼻子,板着脸,认真地着。

“嗬……”

洛清歌惊疑地看向菊香,“行啊,几日不见,丫头长本事了!居然敢跟你家姐约法三章了!”

“您这样,让我和荷叶有多担心!与其这样煎熬,还不如跟在姐身边的好。我们同生共死,也能让菊香和荷叶安心一些。”

“呸呸呸!丫头,你什么呢?什么死不死的!别忘了,你还有娘呢。”

洛清歌嗔道。

“那姐咱可好了,以后您到哪都要带着我们,我们可不想留在家里抱头哭了。”

菊香嘟着嘴道。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洛清歌一捏菊香的脸蛋儿,“你可真是个管家婆!”

“是啊,有您这样的姐,我只能操碎了心……”

菊香笑着,意味深长地了一句。

“操心显老,心你嫁不出去。”

“谁我要嫁人了?”

菊香霎时红了脸,“我要一辈子陪在姑娘身边。”

“我身边的人也都被嫁出去了,你早晚也会被嫁出去的。”

“姐……”

菊香跺着脚,满脸羞涩地嗔怪。

“姐,晚膳摆上来了。”

这时候,荷叶带人把膳食送了上来,招呼着。

“好的。”

洛清歌扶起了墨子烨,招呼着:“都过来一起吃吧。”

这么久没见了,洛清歌也着实想这两个丫头。

“姐,这不好吧?”

菊香一拉荷叶,犹豫着问。

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

洛清歌笑了。

两个丫头怯生生地看了看墨子烨,站着没有动。

“王爷,她们两个看来是等着您示下呢?”

洛清歌“噗嗤”一笑,轻轻碰触着墨子烨的胳膊,调皮地着。

“坐下一块吃吧,你们家姐,看来有很多话想跟你们。”

墨子烨淡淡轻笑了一下。

“多谢王爷!”

两个丫头一听,顿时喜笑颜开地坐到了桌子旁。

可是,她们坐下来可不是吃饭的,因为她们连看都没看那饭桌一眼,两双眼睛却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家姐,满脸的欢喜。

“看我顶饭吃啊。”

洛清歌一边给墨子烨喂饭,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
她着实被两个丫头火辣辣的目光给看得有些不自在了。

“秀色可餐。”

这时候,正在吃东西的某王,淡淡地了一句。

“可惜,我看不到了。”

接着,他又无比落寞地补充了一句。

洛清歌身子一震,微微凝眉,握了握他的手。

“别放弃,要有信心!”

洛清歌轻轻地安慰着。

墨子烨没再话,只是默默地吃着东西。

一旁的菊香和荷叶对视了一眼,虽然心里暗暗疑惑,却没敢当着王爷的面问出来。

刚刚还想叽叽喳喳询问姐离开后的事情呢,这会儿倒是不敢问了,只是默默地看着姐给王爷喂饭。

“你们想什么就吧,别憋着了。”

洛清歌头也没抬地着。

“姐……”

菊香犹豫了一下,没有继续话。

倒是荷叶,瞧了一眼菊香,问道:“姐,您怎么就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呢?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您真的去了东篱?”

荷叶这话匣子一旦打开了,就有点收不住了,于是洛清歌便把这其中的曲折过程,跟两个丫头了一遍。

这一,饭桌上又变得热闹起来。

两个丫头早忘了王爷还在,七嘴八舌又开始了询问。

墨子烨听着她们主仆的欢声笑语,唇角不由得勾起了笑容。

听了好久,墨子烨有了困意,可是这三个女人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他默默地站起了身,回身往内殿走去。

洛清歌还在兴致勃勃地跟两个丫头讨论呢,并没有注意到墨子烨的离开。

直到她把自己的经过大致的讲了一遍,也回答了丫头们的质疑,这才觉得有些困倦了。

再回头,发现人家墨子烨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“很晚了,你们都回去睡觉吧,我也要服侍王爷去了。”

洛清歌站起了身。

“姐!”

忽然,荷叶拽住了她,“王爷怎么会失明呢?他还能不能好起来了?”

荷叶满眼的担忧,着实觉得心里沉重。

洛清歌重重地叹息了一声,“目前,我还不确定他能不能再看见……”

起这件事,洛清歌就满心的惆怅。

“姐……”

菊香唤了一声,轻轻握住了洛清歌的胳膊,不无担忧地问:“那以后可怎么办?”

她真是担心自家姐。

“什么怎么办?当然是治病了。”

洛清歌微微笑着。

菊香目光含着一缕忧愁,在洛清歌的脸上游移着,没有话。

“好了,你们都去睡吧,我也该休息了。”

洛清歌完,便转身进了内殿。看到墨子烨背对着她,似乎睡着了,她问:“老公,你睡了吗?”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