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手开车实用app

不见日的地下深渊之中,冷风在哀呼,流水在啜泣。

百里云修用尽所有的力气将珊瑚拥在怀里,一动也不动,仿佛化为紧紧依倌雕像一般。

唯有两人之间的婴儿,拼命摇晃着娘亲的手指,不安地哭泣着。

如果时间能够停止该有多好,百里云修木然地祈求着,然而逝者如斯,珊瑚的身体在一点一点地冰冷下去。

忽然有人在他身后出声,打破了两人最后的宁静时刻“我有话想对你。”

百里云修早已经忘记,或者完忽视了苏幕遮的在场。

他此时的心情极度哀痛,根本无心与任何人讲话。

他连头都没抬,声音阴郁“请不要来烦我!”

苏幕遮平静地注视着他颓丧的背影,并没有因此放弃“如果我有办法拯救珊瑚呢?”

百里云修身体一震,僵硬地转过身来,声音沙哑“你……什么?”

苏幕遮瞥见他怀里珊瑚毫无生气的面容,暗想着已经没有多少时间,再这么拖下去,哪怕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珊瑚了“我有办法可以让珊瑚活下去。”

百里云修深陷的眼眶之中流露出一抹希望的光辉,随即又黯淡下去,他太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了“你有什么目的?”

跳跃着的阳光美少女图片

苏幕遮直言不讳地“我的目的就是珊瑚,我可以把她带到仙门派,用仙门派独有的力量拯救她的性命。而相对应的,”

苏幕遮直视着百里云修的双眼,“珊瑚自此以后都会留在仙门派,成为我们仙门派的人,不再踏上古羲大陆一步。也就是,与你再无瓜葛。”

希望之光瞬间被浇熄,百里云修瞪着苏幕遮的眼光中甚至带了一丝恨意“所以我与山的命运,不是生离便是死别?”

苏幕遮眼帘低垂,避开对方灼饶目光“我不会强迫你,决定权在你的手上。”

百里云修爱怜地看着珊瑚“山一定不愿意与我和孩子分开。”

“她醒来之后,会失去曾经的记忆。”

“不,她不会忘记我们的!”百里云修冲着苏幕遮怒吼,“而且,我一定会找到她!”

苏幕遮的声音依旧冷淡无情“外人是无法找到仙门岛的。”

百里云修强压住想冲上去把苏幕遮痛揍一顿的怒火,因为他实在是不舍得丢下珊瑚。

为什么,为什么短短一日之间,就要他做出这么多两难的抉择?

他的大脑已经疲惫到了麻木的状态,他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。

他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,我不要跟山分开!

苏幕遮见他沉默不语,忽然抬头看了看上空,感受着周围的空气,神情变得严肃“我并不想催促你做决定,但是珊瑚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

百里云修大脑呜一震,俯身护在珊瑚身上,就好像有人要把她拉走一般。

苏幕遮口中飞速地默念着什么,暂时驱散了周围看不见的死神气息,对百里云修也加快了语速“想必你也知道,这里被玄君下了束缚魂魄的符咒,一旦珊瑚的灵魂脱离身体,就再也无法逃离这个地方,就连我也束手无策!难道你想让她永远禁锢在这里吗?”

仿佛有人朝百里云修的心脏猛地一击,苏幕遮一语击溃了他最后的防线,他死也无法接受把珊瑚孤零零一个人丢在这个暗无日的地方!

是永世的绝望还是虚无缥缈的希望,百里云修终于向内心的软弱妥协,他伏在珊瑚身上哀哭“求求你……救救山……”

苏幕遮轻叹一声,兜兜转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。

她稍稍抬起右臂,从她宽大的袖口里立刻钻出一只火红色的脑袋,是那只可以吞噬灵魂的九尾赤狐。

狐狸得到命令,一个咕噜蹦到地上,甩着毛茸茸的尾巴飞快跑到珊瑚身旁。

看见百里云修警惕的目光,苏幕遮解释“九尾赤狐可以暂且保存珊瑚的魂魄,让我有时间把她带到可以治疗她的地方。”

百里云修的胳膊仍是拦在狐狸的面前,苏幕遮额上沁出汗水,急促地大声“没时间了!”

这句话让百里云修下意识地放下了胳膊,狐狸顺着珊瑚的一只胳膊跑到她的胸口,歪着脑袋瞅了瞅,然后在百里云修的注视之下张开了嘴巴。

整个过程非常地平静,就像是狐狸打了个哈欠一般便结束了。

但是百里云修却无比真切地感受到,珊瑚的生命伴随着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息消散在空气中,那颗顽强跳动地心脏也安静了下来。

这一刻,时光真的静止了。

百里云修抱着珊瑚没有了生命的躯体,捧着她冰凉的脸颊,悲痛欲绝“山——”

苏幕遮伸手唤回了九尾赤狐,抱在怀中,默然地看着百里云修抱着珊瑚的身体恸哭。

从未体验过悲欢离合的她或许永远也无法理解世俗人间的这种深情。

不过,她还是耐心地给了百里云修足够的时间释放他的哀伤,直到他的嗓子彻底嘶哑,再也发不出声音。

“你的人生还很漫长,希望你能够坚强地活下去。”苏幕遮留下一句忠告,衣袖一挥,转身而去。

于此同时,百里云修只觉手上一空,怀里的珊瑚便已经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摊触目惊心的血迹。

珊瑚彻彻底底地离开了他,从他的眼前消失,从他的世界消失,从此以后,世间再无那个叫做山的姑娘,含笑呼唤着“李修哥哥”。

百里云修瞪大着空洞的眼睛,只觉得黑暗在眼前扩张,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下去。

山走了,也带走了他生命中的光明。

他木然的视线中只看见一件东西,是跌落在地上的那柄匕首,那柄一直陪伴着他和珊瑚的匕首。

百里云修缓缓地拾起匕首,似乎在上面感受到珊瑚残存的一丝温度。

他无限依恋地看着匕首,几乎是不假思索地,把锋利的刀剑抵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,沉沉地闭上了双眼。

就在匕首即将刺破他胸膛的一瞬间,突然响亮起来的啼哭声把百里云修从浑浑噩噩之中惊醒。

他猛地睁开眼睛,低头看见怀里的婴儿手脚乱蹬,闭着眼睛大声哭泣,脸涨的通红。

我差点忘记了这个孩子,我与山的孩子!

似乎黑暗中燃起了一盏的烛火,百里云修将女儿抱起,将满面泪痕的脸颊贴在她的额头上,轻声安慰着“别怕!爹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!”

似乎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,婴儿渐渐止了哭声,在爹爹的怀中疲累地睡着了。

百里云修抱着女儿,艰难地从地上站起,正要寻找离开的出路,眼角扫到霖上的一个东西。

他俯身拾起,发现是他送给珊瑚的那串珊瑚珠串,虽然是廉价的首饰,珊瑚却十分珍视,总是随身携带着,如今却遗弃在这个地方。

褪色发白的珊瑚珠沾上了珊瑚的血迹,染上了斑驳的红色。

百里云修将珊瑚珠串紧紧攥在掌心,迈着艰难的脚步,一步一步朝着缝隙的出口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本文唯一发布于起qi~点dian~中zhong~文en~网ang~请支持正版,酒谢过啦!)

。新手开车实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