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版抖音短视频

没有人注意到梅婶婶是什么时候跌落下去的,是因为一脚意外踩空,还是因为力竭虚弱,大家都再也无法知晓。

但是直到临死前的最后一刻,梅婶婶都坚持着自己的诺言,保护着身前的那个孩子。

如果她再也无法出声鼓励他坚持前行,就至少不要成为他前行路上的障碍。

大风肆虐,就连梅婶婶落水的声音也吞没了,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完了自己坎坷的一生,却比任何惊天动地,轰轰烈烈的死法都要震撼人心。

瑭儿双手抱着脑袋,跪倒在狭窄的台阶上,撕心裂肺地大叫着,身体已经倾向了石阶之外。

前方的叶桂香听见他的声音不太对劲,赶紧退回来,死命按住了就要扑进深渊里的少年:“瑭儿!你振作一点!”

珊瑚害怕叶婶婶按不住瑭儿,又被他带了下去,全然不顾已经磨得血肉模糊的手掌,全力把娥眉刺深深刺进石柱内,转身朝外,死死地扶住了叶婶婶。

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,瑟缩在石阶上,无声地为再次失去的族人哀悼。

小莲身体趴在台阶上,哭得最为伤心,她一直走在梅婶婶的身后,本应该注意到的,但是她实在是太害怕了,一直缩着脖子走路,没有一次抬起头向前看一眼。

嘶嚎和痛哭消耗着大家几近枯竭的体力,珊瑚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滚,但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来,族长的责任剥夺了她脆弱和痛哭的权利。

她焦虑地眺望着前方,又转身对瑭儿说:“瑭儿,不要辜负了梅婶婶的心。”

瑭儿没有回应她,仍是像一只失去庇佑的幼兽一般,无力地朝着命运嘶吼。

运动的大方体验

珊瑚叹息一声,声音冷静地不像是她自己:“瑭儿,今夜过去,我不知道咱们这些人,最终还能活下来几个。但是,不要因此就放弃了这来之不易的生命,一定要坚持到临死前的最后一刻,因为只要有人能够活下来,便会延续着死去之人的生命。”

这番话,她不仅仅说给瑭儿一个人听。声音随风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,大家都默默地体味着其中的深意,深深地刻在了心里。

瑭儿把珊瑚的话听了进去,止住哭声,怔怔地看着她哀伤的面容,在这一瞬间,少年真正地理解了什么是死亡,什么是生命。

珊瑚的声音又变得温柔起来:“瑭儿,请带着梅婶婶的那份生命,一定要活下去,好吗?”

叶桂香见瑭儿不再挣扎,便稍稍松开了她,一只粗糙的大手摸着他的额头:“梅婶婶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。”

瑭儿仰头看向漆黑一片的头顶,心中暗暗发下誓言,一定要活着走出这片漆黑的地下,把梅婶婶的魂魄带到可以看见天空的地方。

他用袖子狠狠地抹干了眼泪,扶着石柱站了起来:“珊瑚姐姐,前面还远吗?”

珊瑚遥望向前方:“不远了,咱们就快到了!”

“那就继续走吧!”瑭儿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说。

于是队伍再次开始缓缓向前移动,大家背负着彼此的生命,落脚越发沉重。

漫长的攀爬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大家甚至觉得外面的世界已经经历了几个寒暑,而他们的前方,只有无尽的台阶与黑暗。

珊瑚第一个看见了终点,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喜悦之色。

他们来说,这里的终点并不意味着苦难的结束,而是开始。

珊瑚低声提醒大家小心,率先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。

她的眼前,霍然出现一个开阔的圆形地台,似乎便是这石柱的顶端。

地台之上十分幽暗,隐约可以看见五根稍细一些的立柱按照五行的方位排列,在地台的五个角落矗立,代替了石柱支撑着依旧高远的洞顶。

自从踏过最后一级台阶之后,周围的风声水声突然就消失了,珊瑚仔细地聆听着,依旧死寂一片,似乎一个活人也没有。

她来不及休息,搀扶着每一个族人都来到了石柱的顶端。

所有人都挤在一起,不安地四处张望着。

这里是哪里?他们该继续向前走吗?

似乎在回应大家的心声,眼前瞬间亮起,同时一股杀气扑面而来。

原来在每一根立柱之前,都放置着一个巨大的火鼎,突然就烧起了熊熊大火,把这地台照得通亮。

紧跟着便有人惊呼一声,他们这时才注意到,这个地台上并非空无一人。

在与他们相对的那一边,有人静静地坐在一把金光璀璨的龙椅之上,一身玄衣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身体,那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一直在黑暗中注视着他们。

“你们终于来了,让孤等了好久。”玄君用讥讽的目光扫过衣衫褴褛,形容憔悴的魇族人,“不过,你们脸上的表情倒是挺不错,值得孤浪费了这么多时间。”

大家的脸上有恐惧,有悲戚,也有愤恨,写满了人间心酸,历经无数劫难,却被玄君拿来耻笑,众人眼中的仇恨几乎到了顶点。

“玄君!”瑭儿咬着牙,“我要杀了你给梅婶婶报仇!”

“哦?”玄君一挑眉毛,伸出一只青灰色的手,“那就请吧!”

那意思简直就在说,我就坐在这儿等你,有本事你上啊!

珊瑚生怕瑭儿再次冲动,做出些什么傻事来,及时地拉住了他:“别听他挑衅。”

叶桂香低声向大家提醒:“你们注意地上!”

大家刚才的注意力都被玄君吸引了过去,根本没有注意到地面。

经她提醒,大家这才看到,他们面前三四步开外的地面上,用细线画着一个巨大的圆形图案,覆盖了几乎整个石台的地面。

仔细看去,这个圆形图案是用看不懂的符号组合而成,最外面一圈还画着祥云的纹样,往里是一群衣袂轻盈的仙女,手捧玉杯,向下斟倒着琼浆玉露。

再往里就有些看不清楚了,不过可以看到最中间的位置,是一个仙人坐于莲花之上,手捧一只银盘,似乎有汩汩的泉水从四面八方汇集,注入银盘之中。

就连不懂事的瑭儿也看得出来,这幅图案并非寻常:“这,这好像是一个阵法。”

叶桂香确认了他的想法:“你说的没错,这是往生阵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本文唯一发布于起qi~点dian~中zhong~文wen~网wang~请支持正版阅读,小酒谢过啦!)黄色版抖音短视频